跑者荆海峰:打两份工跑进232,他是怎么做到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7 21:41

跑者荆海峰:打两份工跑进232,他是怎么做到的?

2018-06-07 19:39来源:马拉松跑步马拉松/跑步

原标题:跑者荆海峰:打两份工跑进232,他是怎么做到的?

说起接地气儿的光明乐跑精英,你可能最先想起小代,今天小乐要给大家介绍一位生活同样艰苦,却还在坚持奔跑、坚持梦想的草根精英跑者荆海峰。他是为数不多达到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的业余马拉松选手,每天在辛勤的工作中坚持跑步,只为心中对马拉松的那份执着和喜欢。

忙完夜班所有工作,荆海峰狂奔到北京站,却目送了自己要坐的那趟火车缓缓离开。改签最早的一班车是凌晨2点到秦皇岛,怕坐过站,荆海峰一路也不敢睡着。进了酒店门已经3点,距离开赛仅剩3个多小时了。2016秦皇岛国际马拉松,连续工作15小时却只睡了3个多小时的荆海峰以2小时37分01秒的成绩获得赛事第22名,在40-44岁年龄组排名第一。自2012年跑马至今,他的每场马拉松赛都是这样“赶场”。生活上的纷杂一到比赛就被屏蔽了,心思简单,就是达到自己的目标成绩,跑马拉松对荆海峰来说是件珍贵的事。

△2016秦皇岛国际马拉松,荆海峰以2小时37分01秒的成绩获得40-44岁年龄组第一名

3年军旅生涯在他心中留下跑步的种子荆海峰是光明乐跑签约精英运动员之一,作为一个“没啥时间训练”的业余跑者,他跑出2小时31分15秒的马拉松最好成绩,达到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别看他现在拥有“一年四季都不感冒”的好身体,可小时候的,荆海峰的身体状况完全相反。1973年,荆海峰出生在山西清徐,这里是山西老陈醋的发源地,荆海峰的爷爷就做醋买卖,到荆海峰父亲这辈家产没落了。荆海峰是家里的老三,自小身体弱,闻见街头巷尾的醋味总会一阵阵胃酸。7岁那年,荆海峰的母亲去世了,同村孩子们有意无意的疏远让瘦小内向的他更加寡言。19岁,荆海峰离家到北京参加义务兵,在中国武警部队2总队17支队的战斗班度过了今生难忘的3年。

战斗班顾名思义,肩扛作战任务,虽是和平时期,但他们的日常训练也十分严格。荆海峰体质弱,为了能跟上部队的训练,他对自己特别狠。除去每天8小时的高强度训练,晚上的自由活动时间荆海峰也绑着沙袋去操场跑圈,绑着跑5公里,摘了再跑5公里。穿着部队发的胶鞋,跑着跑着就看见胶鞋上面渗出血来。5000米中长跑、障碍赛、单双杠、格斗、倒功,每个训练项目荆海峰的成绩都是拔尖儿的,身体素质也慢慢提高。就在这时,荆海峰的心里悄悄种下了爱跑步的种子。

因为训练积极、思想上进,从军第3年荆海峰当上了班长,还光荣入党。他喜欢当兵,简单,有秩序,有成就感。要不是文化程度低,荆海峰都想一辈子在军营。1995年12月1日,荆海峰带着遗憾转业,回老家继续务农,闲的时候他就到学校练单双杠。喜爱的环境不在了,可在部队里训练出来的体能不能丢。2002年中,荆海峰的妻子怀孕,为给妻儿提供更好的生活,扛起这个家,荆海峰只能出来打工。那时候在北京当小厨师一个月才赚800块,仅有的4天假他干脆也不休了,干活赚钱。每月1000块的工资他只留下几十块用作吃喝,剩下的钱全打回去补贴家用。妻子在老家待产,荆海峰孤身在京,一张硬板床,一条薄褥子,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现在荆海峰的儿子刚刚过了13岁的生日。他懂事明理,生日蛋糕主动分给院里的邻居们

就在艰苦生活中,跑步重新回到了荆海峰的身边,原因竟是赶车。儿子出生后,一直为提高家庭经济状况而奋斗的荆海峰每天打两份工。打车太贵,骑自行车怕丢,省吃俭用的荆海峰将成本最低的“11路”作为自己的交通工具。早上5点多,他从长虹桥跑到燕莎桥赶头班车,1.6公里。下班后去大望路干兼职,在某快餐店的打烊班,工作是夜里11点结束,赶末班车回家还要猛跑3公里。没有跑鞋,荆海峰就穿着上班穿的系带皮鞋每日狂奔,这双陪他跑了350多个日夜的鞋,荆海峰特别感谢它。将近一年,荆海峰在每天赶车上班、回家的路上锻炼出来了跑步的速度感。

△上班中的荆海峰

历经错判,为证明自己走上跑马之路2006年,荆海峰偶然在《北京晚报》中缝里看见一则“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跑”的活动广告。军人的爱国情怀被点燃,荆海峰拉着同事从单位跨越整整一个北京城去参赛,满怀激情的绕着宛平城跑了7公里。意料之外,荆海峰获得了全场第三,拿到代表荣耀的奖杯后荆海峰重新唤回了“我能跑!”的信心。这之后荆海峰开始关注北京其他跑步赛事,可一直没有能触动他的。直到2012TNF越野赛出来,它的宣传语是“北京最虐赛道”,而且前三名的奖品丰厚。

一瞬间,荆海峰的“跑步之魂”就被勾起了,可90元的高额报名费让他犯难。那可是荆海峰一个多月的生活费。经过几轮心理斗争,荆海峰还是狠心掏了报名费,报名参加10公里比赛。所以荆海峰真正开始为了跑步而跑步,是在2012年。比赛按枪声成绩录取名次,完全没有大赛经验的荆海峰却老老实实的站在队伍末尾。1000多人同时起跑,前几公里荆海峰只得在人群中不断闪躲、超车。为增加难度,组委会特意在赛道7公里处设置了一段河滩路,此路段无法行车,一直跟在第一梯队旁边的引导车、计时摄影车提前撤离。河滩路是2公里,在这段路荆海峰拼命追赶,竟超过了原来的第一。见到陌生的荆海峰,引导车上的裁判也愣了。丝毫不敢泄气,荆海峰就这么咬着后槽牙一路拼到终点,以冠军成绩撞线。可谁知,组委会却因“查看赛事全程录影,河滩路前完全没拍到荆海峰,怀疑是作弊”的原因取消了荆海峰的成绩。冠军本应获得丰厚奖励,随着裁判的一声误判,全没了。名次已取消,荆海峰只得悻悻而归。后来,有参加赛事的跑友拿出抓拍的照片作为证据去找组委会理论,组委会虽然承认误判却无法更改名次。算是安慰,组委会邮寄给他一双跑鞋当作事情的终了。

△荆海峰在2012TNF越野赛

好不容易跑了第一却被取消成绩,荆海峰自然咽不下这口气。为了证明自己能跑,半带报复半带赌气,荆海峰报名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马拉松,2012年天津武清开发区马拉松。42.195公里的距离让他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马拉松的艰辛,脚指甲跑掉一个,右脚大脚趾严重变形,15公里后双腿一直换着边抽筋……因为缺少比赛经验,发枪之后他按照跑10公里比赛的速度跑了前15公里,后面的27公里严重掉速,完全是凭借“我要证明我能行”的念头硬撑下来的。抵达终点,荆海峰的成绩是3小时12分,在他的跑团里排名第一,获得了奖励的田径服和运动鞋。跑得苦,可这次比赛也让荆海峰尝到了马拉松赛的甜头,他暗自下了决心,以后还要跑得更好,拿更多荣誉和奖励。首次跑马,妻子、儿子因为担心也跟他一起去了天津。比赛那天高温,很多跑者中暑,在烈日下他的妻子、儿子等了好几个钟头,一直数踏过终点的跑者,寻找荆海峰的身影。数到第29个的时候,他们终于等到表情痛苦、脸色苍白的荆海峰,儿子都没认出他来。

△荆海峰人生中第一场马拉松,是2012天津武清开发区马拉松

这次比赛后,荆海峰就放不下跑步了,他爱上了马拉松比赛时内心的宁静,爱上了坚持到底带来的成就感,也开始对马拉松比赛的奖金动心。他有意识的狠练跑步,想在2013年重回TNF赛场继续夺冠,证明给组委会看。但10公里比赛2013年起正式取消,他再也没这个机会了。“心里还是不服气”的荆海峰报名了北京国际长跑节,在专业运动员云集的赛场上,荆海峰夺得了年龄组第一名。与高手过招特别痛快,荆海峰喜欢上了这种较量的感觉。“高手很多,跑步还有更广阔的天地”,随着荆海峰对跑步认知的拓宽,他也不钻牛角尖了,在TNF造成的不快随之烟消云散。

△为备战马拉松比赛,荆海峰来到北京化工大学训练。

而立之年突破自我,跑出人生PB2013年荆海峰认识了田玉桥教练,“耐力、配速、间歇跑”荆海峰把听到的专业跑步知识仔细记下、反复琢磨。他不再孤独奔跑,找到了小代、赫威、运艳桥等和他速度相当的跑者一起训练,这也让他掌握了对马拉松节奏的把控。这一年,他有了自己的第一个马拉松目标成绩,2小时40分,并把它贴在某跑步活动的“马拉松PB梦想板”上。接下来就是一次次尝试,然而最接近的成绩仅为太原马拉松的2小时51分。屡屡受挫的荆海峰不禁觉得自己的PB梦太异想天开。然而没过多久,他抱着“再试试”的态度报名了2014郑开马拉松,居然跑进了2小时39分。梦寐以求的成绩终于达到,一向内敛的荆海峰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马上给收集PB梦想的活动主办方打了个十几秒的电话:“喂,去年我在你们朝阳公园活动上贴的PB梦想终于实现了!我跑进了240!”

△每一次跑马,荆海峰在赛场上都是尽力拼搏。

从此之后,荆海峰好像捅破了“240”这层窗户纸,他所有的马拉松成绩都在2小时40分以内。“不知足,还想跑得更快”,他又有了新的目标:跑进2小时30分。同年10月被雾霾笼罩的北京马拉松,他跑到了自己的最快记录2小时31分15秒,虽然已是赛事业余组第一,达到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但距离目标成绩还是差了1分多钟。直到现在,他都很后悔自己在那场比赛的最后2公里乱了节奏。“不过也怨不得别人,还是自己缺乏能力”,荆海峰这样总结。

△从北京的城西到城东,荆海峰奔波在单位、兼职地点和家之间的路上

在2份兼职的夹缝中训练,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儿”说来也怪,马拉松的突破之年却是荆海峰最忙的一年。除了酒店中餐档口厨师的本职,他每天还做一份晚班兼职。除了早、晚班之间的短暂打盹,他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没时间训练,荆海峰就在上下班期间跑步往返,练速度。采访的时候问他这样折腾累不累,荆海峰的回答脱口而出:“不累!赚钱、跑步两不误,日子过得多充实。”说完咧嘴一笑,然后拿起碗里的烧饼继续啃。4个烧饼2个鸡蛋1袋奶,这是荆海峰的早午饭。上班没时间正经吃饭,在家的时候他“能吃多少就吃多少”。

△每当休息,荆海峰就找兼职去干活,绝不闲在家里

他们一家三口现在租住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间平房里,十几平米的屋子满满当当,却看不出是一个马拉松跑者的家。没一块马拉松奖牌,没一个奖杯,连跑鞋也就一两双。“太来之不易,奖牌什么的都放回老家了”,荆海峰说。大大小小的跑步奖牌荆海峰有几十块,他每逢回老家就拿上一些,庄严的布置在自家墙上。

来源:光明乐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